公舌恬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4.25”事件 谎言与真相

时间:2022-08-24 10:22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公舌恬雅网
1999年4月25日,来自全国部分

  1999年4月25日,来自全国部分省、市的1万多名“******”人员,突然聚集中南海,向党和****示威施压。事件的发生,严重干扰了党和国家最高领导****的正常工作,扰乱了首都的社会秩序,在国内外造成了极其恶劣的政治影响。

▲“4·25”“******”围住中南海,图源:新华社

  事件发生后,“******”头目******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矢口否认自己参与了非法聚集事件,置弟子于********之险地,自己却逍遥于境外。大量事实证明,******不但参与了,而且是事件的主谋。

  一向自称“****忍”的******,在“4·25”事件发生后,前后不一的说辞,确凿无疑地表明那不过是他为骗取人们信任的鬼话。

  “4·25”事件,印证******满嘴谎言

  事件发生后,5月2日,******在悉尼接受西方媒体采访,称:“事先我是一点都不知道,我当时正在从****来澳洲的路上。”当他到过北京的证据摆在眼前时,他又改口:“我当时是去澳洲的路上在北京转机,也根本不知道北京出了什么事就离开了”(《我的一点声明》)。随着事实的不断披露,这一谎言再度被戳穿后,他又改口说在北京只停留了一天,但“没有与任何人接触”。

  事实却是,******的出入境记录显示,他是从4月22日17时10分乘坐****西北航空公司NW087次航班,从纽约飞到北京的;4月24日13时30分搭乘****国际航空公司CA109次航班离境赴香港;4月26日搭乘国泰航空公司CX103次航班,从香港飞往澳大利亚布里斯班。

  ******在北京停留的时间不是一天,而是前后跨了三天,共44个小时。

  ******的谎言一次次被事实戳穿。他隐藏在这些谎言背后的********阴谋活动,已经清楚地浮现出来。

  “4·25”事件,“******”骨干确证******阴谋

  “4·25”事件发生后,******虽然竭力否认自己的指挥参与,但亲历此事件的“******”核心骨干却十分清楚。

  ——“法轮****研究会”副会长王治文说:“大概在4月22号吧,******就(从国外)回来了。”王治文接着说,“我跟纪烈武就(天津)这件事也谈过,4月22号,我们就这个事再商量商量,他(纪烈武)也没多说,就去了******家,这才知道******回来了。”

  “(4月22号)当我讲完(天津)这些情况后,也想听听(******)他的一些事情,他的一个决定吧。”王治文继续说,“当然(‘4·25’)这件事情最后也是由(******)他来决定的,别人谁也定不了这个事情!”

  王治文肯定说,“******是什么时候走的那里我并不知道,以后听说是4月24号走的。大概是啊,我也不太清楚什么时候走的。因为我以后就汇报一次情况,就和他没有再见面。”

  ——李昌原“法轮****研究会”在****境内的直接负责人,在《对“******”邪教的认识与反思》的一书中揭露说:“******为遮盖其敛财动机,宣称他对金钱没有兴趣……事实上,他以各种手段敛财,偷逃税款,盘剥‘******’练习者的血汗钱,并在国内外有巨额存款和洋房、汽车等非法所得。”“我算起来也得有万八千的搭进去。”

  4月23日上午,******把“法轮****研究会”的核心骨干李昌、纪烈武等人召到他的住处,密谋策划把天津的事情闹大,把火烧到北京中南海。李昌和纪烈武在会上说:“天津的事情不能找北京哪个部门,要找****和国务院。”******当即说:“到北京去!”“要去****,去国务院!”针对“4·25”事件,研究如何组织各地“******”练习者到北京中南海上访,向****施加压力,李昌说:“这件事由我来办”。

  2006年9月,回首那段历史时,李昌表示:“我得承担责任!”

▲“******”邪教组织原骨干李昌

  ——纪烈武,原“******”邪教组织骨干。纪烈武说:“当时******让李昌去组织这件事情,给大家打招呼。”“李昌按照这个意思,4月23号上午见的******,下午就召集了北京市的辅导员,通报了一下情况。”******在这次秘密会议上还为围攻中南海的活动制定了一个策略:不能用“法轮****研究会”和辅导总站的名义去做这些事情,要把普通练习者推到闹事的第一线。他要李昌、王治文、纪烈武等人去具体组织、落实。“4·25”非法聚集中南海的计划,就这样在******亲自密谋策划后定了下来。

  4月24号。“******想去香港嘛,当时我上午就送他去机场了。”纪烈武说,“当时******讲去中南海的时候不要出面,不要以(法轮****)研究会的人组织,好像有人在组织这件事一样。大家自愿的去,他的意思就是大家每个人都有这个愿望,都想反映情况。当时是这么个想法。”

  ——原“法轮****研究会”骨干人物姚洁称,从1998年5月27日至6月1日期间,“法轮****”在京骨干分子就在******的,刂富酉挛Чケ本******先后开过六次会议,密谋策划、部署和行动。姚洁说:“李昌说学员要去******,这是一个给大家提高层次的机会,在会上李昌又布置以紫竹院地区为主。当时还决定,由哪个辅导站和城区的学员去,以及由谁来通知等。第二天早晨刚刚八点钟,北京******门前便聚集了400多名‘******’学员。”

  越是阴谋,就越是害怕阳光。“******”核心骨干的揭露,清楚地表明******的险恶用心,他就是要把“******”信徒作为棋子,妄图把****政治稳定的局面搞乱,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在北京的这段时间里,他的全部心思都用在了策划、组织“4·25”非法聚集活动上。他在悉尼对记者****正经地说什么“只在北京停留一天”“没与任何人接触”等等,完全是一派胡言。

  “4·25”事件,境外媒体、专家确证“******”是邪教

  新闻报道需要真实性、准确性,其报道的新闻事件必须是客观、真实,时间、地点、人名、****等,必须准确无误。

  早在1999年“4·25”事件之前,境外一些媒体在就曾对“******”的邪教本质做过有力的揭露。香港《信报》1997年3月26日刊文《正邪之分》指出,“******”“****魔说”,******“自称如来现世”。这正是邪教的特点,“无限夸大其法的功能与效力,无限夸大其****的潜力与权威”。《香港佛教》1998年7月刊文说,“******”是一种颇具宗教性的民间邪教。

  在“4·25”事件后,不少境外媒体刊文指出“******”的邪教本质。瑞士卢塞恩宗教咨询中心马丁·沙伊格德神甫说,他在认真研读了德文版的******《转法轮》一书后得出结论:“******”是邪教。******是通过所谓的“练功”去控制人们的心灵,达到对他这个“****”绝对服从的目的。法国《费加罗报》1999年7月23日载文说,******就像他在其他派别中的同行一样,并不真正是一个主张****宽容的人;“******”要求其信徒绝对盲从,绝对忠诚于大师。泰国《曼谷日报》1999年8月9日发表社论说,******是“江湖****”,“******”“祸国殃民”。坦桑尼亚《每日新闻》1999年8月8日刊文说,“******”宣传迷信和歪理,蒙骗群众,用种种欺骗手段聚敛钱财,劝人生病不吃药致使许多人死亡,它是一个邪教组织。

  上世纪20年代,西方新闻界就提出“社会责任论”,认为媒体要对社会负责,其新闻报道应是客观、真实。然而,现实中,美西方有些媒体出于意识形态需要,****我国取缔“******”,是西化、分化我国的需要,违背了他们自己主张的“客观、真实”原则。即便如此,境外一些媒体对“******”的揭露是符合“客观、真实”的原则,体现了他们的社会责任。

  对于“4·25”事件,****著名反邪教专家瑞克·罗斯先生认为这是“******”组织越来越倾向于****的一个集中体现,“震惊于‘******’的蛮横无理及其组织能力”和基于对历史上邪教造成的危害,********取缔“******”是合情合理的。

  “4·25”事件,众多信徒认清“******”邪教本质

  在******的歪理邪说的欺骗下,“******”信徒身心受到极大损害,有的患病拒绝打针吃药,贻误治疗导致死亡;有的走火入魔,精神失常,有的上吊、跳楼、跳井、自残,有的甚至用残忍手段杀害他人,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

▲“******”人员陈福兆毒死16人及用来投毒的灭鼠药

  “4·25”事件发生后,许多“******”信徒认清“******”的邪教本质,看清******的丑恶面目,纷纷与“******”邪教彻底决裂。

  ——北京市西城区的原“******”信徒柯亮,曾是“******”“4·25”事件的联络员,其家是“******”组织实施“4·25”事件的现场联络点。在单位和社区的帮助挽救下,柯亮幡然醒悟。他说:******指挥我们这些“******”习练者,采取非法聚集围攻国家********的行为,是******妄图实现其政治野心的大暴露。非法聚集围攻的行为,严重地扰乱了社会秩序,影响了当地居民的生活,在国际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虽然多次表示“不参与政治”“不反对****”“不投靠任何政治势力”。但其所作所为表明,******及其“******”组织已经沦为危害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的邪恶政治势力。我现在终于认识到,自己和家庭竟然成为******及其“******”邪教组织利用的工具。我也彻底明白了,“圆满”,实际上就是******给我们这些“****弟子”们设置的陷阱,******就是个大****!(凯风网《我家是“4·25”事件的现场联络点》2017年04月21日)

  ——家住北京市房山区青龙湖镇的李雪军,曾跟随******到山东、天津、广东、河南、四川等多地举办“******”学习班,并在台上演示“******”动作。“4·25”事件发生后,李雪军如是说:“当时有两名功友给我打了电话,我就抱着看看的态度也去了中南海。事后听说,******在接受采访时,说他没有组织‘4·25事件’,他不知情。其实大多数的‘******’练习者心里都非常清楚,如果******不点头同意的话,‘******研究会’的王治文、李昌、姚洁、纪烈武等人,是绝对不敢私自做主,让上万人去围攻中南海。”“如今,还有许多‘****弟子’们把******看成是‘神’,看成是‘宇宙主佛’,其实,通过那些年我与******的****经历看,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一个喜欢钱财、喜欢名利的人,一个以气功为基础创设‘******’邪教组织的邪教****。”(凯风网《李雪军:我所认识的******》2016年04月19日)

  ——周逸鸿,女,原就职于某商业****总行,任会计,曾于2007年初开始修练“******”。放弃“******”后的周逸鸿表示:“事实证据表明,‘4·25’事件前夕,******亲赴北京,并在幕后指挥和策划了‘4·25’事件,该真相被媒体披露后,******难自圆其说,所以才有三次在公众媒体面前的说法都不一样,这是他为了掩盖真相而撒谎,这种作法哪有一点“主佛”的威严,”(凯风网《心的觉醒》2013年06月09日)

  ——王瑞香,家住北京市平谷区的原“******”信徒,曾经参加过“4·25事件”。认清“******”邪教本质后的王瑞香说:“‘******’没有组织,是松散管理 ,完全是骗人的!‘******’不但有组织,而且还是秘密的。”“‘4·25’事件,是******一手策划并操纵的。他在4月23日、24日已经来到了北京,并和研究会李昌等人在一起,可是他却说是在去澳洲的路上知道的,这就是所谓的‘真’吗 ,”“中南海是****所在的地方,那么多人围攻,不阻碍交通吗 ,不干扰商店生意、居民生活吗 ,这就是所谓的‘善’吗 ,”“******叫练功人去围攻中南海,这就是所谓的‘忍’吗 ,”“从这些事情上看,******极为‘不真’‘不善’‘不忍’,我们‘******’练习者也做得‘不真’‘不善’‘不忍’。”(凯风网《王瑞香:清醒之后再看“******”》2013年08月20日)

  4·25”事件揭穿了******的几多谎言!注定成为******在世人面前自曝其丑的“耻辱日”。

  “4·25”事件是******和“******”邪教的一次大暴露,由此,全国各地迅速掀起取缔“******”非法组织,对触犯法律的有关人员进行查处,挽救、教育、团结广大被蛊惑蒙蔽的练习者的一场活动。经过这场斗争,社会各界对“******”邪教的本质和危害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处理邪教的法律政策更加完善,社会各界人士受到了一次防范和抵御邪教的良好教育。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