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舌恬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方舟子,昔日打假奸雄,今日造假大王!

时间:2022-07-16 16:40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公舌恬雅网
方舟子,昔日打假奸雄,今日造假大王!

光明网讯(记者 沈阳)最近有网友来信询问****孟山都公司生产的除草剂“农达”到底有无毒性,希望我们找有关专家解答一下。

为此,我们给在****环境科学研究机构的一位专家刘实先生发函,他给本网****了在****商店里卖到的孟山都公司公司生产的除草剂“农达”包装警示翻译,从****上看,这是对人体、特别是对小孩、家畜都有害的农药:

警示: 对人和家畜有害 ! 注意: 放在小孩拿不到的地方 !

 

图:孟山都公司生产除草剂“农达”的包装警示

而据路透社2011年8月12日发自堪萨斯市消息称,大量使用孟山都农达草甘膦除草剂看来造成土壤中有害变化并潜在阻碍农民种植的转****作物的产量,****一位****科学家周五说这样说。重复使用化学品草甘膦,农达除草剂的关键性成分,对农作物根部构造造成影响,15年的研究表明这种化学品可能造成根部疾病,鲍勃 克莱默博士(Robot Kremer, PhD),****农业部农业研究****部门的一位微生物学家如此说。(英文 Roundup herbicide research shows plant, soil problems)该文认为“克莱默博士等一批科学家不断揭露草甘膦的一些潜在的问题。外边的研究者们数年来提出担心,怀疑草甘膦的广泛使用可能与癌症、流产以及人类与家畜的其他健康问题相关。”

 

从以上材料看,在****原产地,孟山都公司生产的“农达”草甘膦除草剂是同其他农药一样,肯定是有毒的,不可能是人畜可入口食物。建议接触这种农药的人员注意它对人畜的危害,以免引起中毒。

 

感谢刘实先生****的信息。

 

[专家介绍]刘实,美籍华裔科学家,1962年出生于****湖北黄冈,微生物学家和生命科学的一个开拓型研究者,****国家环保局研究员。第一个证实了单细胞原核生物细菌的衰老,并发表在****科学上,后被众多国际学者的研究证实。他还第一个证实了细胞分裂中心就染色体不是随机分到两个细胞中,而是新旧染色体分别进入不同细胞,所以不是产生两个子细胞,而是一个母细胞一个子细胞。从而揭示了衰老的分子基础。这也已被后人的研究证实。

附文二

方舟子:打假英雄,还是作假奸雄,

来源:雅虎网

 

张开闭口不离“科学”二字,一副科学代言人的架势。现在人们明白了,方舟子实际上是把“科学”这面招牌改制成了棍子,拿它到处打人,这个是“伪科学”、那个是“不科学”,反正只要是他方舟子看不惯的、搞不懂的、弄不明白的,都得挨他手中“科学”棍子的毒打

 

对方舟子来说,所谓学术作假、学术****无非是抄袭剽窃、一稿多投、假冒身份。到了今天,人们发现,这个“打假英雄”自己就是一个学术大假,就是一个学术巨****。他不仅抄袭英文的文章,而且抄袭“经我审阅后登出的”****文章,在被人抓住现行之后,还死不认错,百般狡辩,那德性比被他揭露、痛批的顾冠群、杨雄里、沈世团都不如——人家至少没象他似的,再三发声明说自己没有抄袭;人家至少没有象他似的,还继续指责别人抄袭;人家至少没有象他似的,一面说自己“只要不是整段地照抄,也称不上什么‘抄袭’,”,一面在《法治日报》上告诉世人:“抄一小段也是抄”。****有句成语,叫做“无耻之尤”。纵观****五千年历史,没人任何人比方舟子更deserve这四个字了。

 

方舟子的一稿多投,完全可以和被他揭露的浙江大学的褚健、合肥工大的杨敬安相媲美,并且更甚:他骗稿费骗到“中学生天地”去了。****有句古语,叫做“童叟无欺”,意思是,就算是骗人,也不能骗老头和小孩。方舟子这个打假英雄,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怎么连这么基本的道德都没有?人家褚健、杨敬安一稿多投,一经指出,或者承受了侮辱,默不作声;或者受到了党纪政纪的制裁。可方舟子不仅毫无反省之意,反倒鼓吹“科普文章应该鼓励一稿多投”。请问方英雄:您到“中学生土地”要稿费,是否曾告诉人家这是已经得过稿费的旧稿?

 

方舟子假冒“****生物信息公司科学家”、假冒“****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教授”,都是有案可稽的。这比他揭露的陈晓宁、刘辉、杨杰有过之而无不及。人家被揭之后,都有羞耻感,不再敢抛头露面,到处张扬。而我们的方英雄对自己的假冒身份被揭,毫无羞赧之色,一会上电视,一会上****,对国人的置疑,就是不正面回答。****有句成语,叫做“招摇撞骗”。这四个字,用在陈晓宁、刘辉、杨杰三人身上,都不合适,因为陈只是招摇,没有撞骗,刘、杨只是撞骗,并没有招摇。只有我们的方英雄,兼招摇、撞骗而有之。士之无耻,至此可以说是登峰造极了。

 

所以,可以毫不含糊地说,方舟子就是学术作假的化身、是学术****的典型——他创造了学人脸皮厚度的世界纪录,他把学人道德的水准拉到了地平线以下。从这一点上来说,方舟子打假,功不抵过!

 

但是,方舟子的劣迹,远远不是学术作假、学术****这几个字所能概括的。对他来说,使用“邪恶”两个字更为准确。

 

现在已经可以看得十分清楚,方舟子打假,其目的无非是争名夺利。也就是因为这个目的,他对真正的“****学术打假第****”杨玉圣大打出手,组织自己的喽罗对人家百般****,非要把这顶“****学术打假第****”的桂冠戴到自己的头上不可。对方舟子来说,打假成了他的个人专利,他拥有在****学术打假的私有产权,任何人不得插手——除非你站到我方舟子的身后。否则的话,你就要冒被打的风险。这实际就是学术恐怖主义。

 

方舟子不仅仅在****的学术界乱搅和,他实际上是哪里有利哪里去,去到哪里他都能抡几棍子。前两年,他恬不知耻地炫耀自己“搭院士的车”到云南考察水利工程。且不说你方舟子以什么身份、以何等资格去考察的。既然是考察,你总得以平等的心态、求真的目的来对待这项工作吧?可他却摆出一副权威的架势,把反对建坝的环保组织打成“伪环保”、“拿国外有政治背景的组织的钱”,并且一再公开暗示反对建坝的人窃取了国家****。而当人们问方舟子,你是如何得到“国家****”的?方舟子顿时哑口无言、不敢再提这个话头了。很显然,方舟子“搭院士的车”考察水利工程,是在充当一股势力的打手,就象****鬼子手中牵着的那条狼狗。而为了向这种势力显示自己的厉害,方舟子不惜使用最卑鄙、最下流、最狠毒的手段来对付主子的对手。以方舟子之精明和贪婪,谁都知道他绝不会白白地给人家当恶狗使唤的。他到底接受了水电势力的多少佣金,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够翘开他紧闭的钢牙。

 

方舟子能够在****横冲直撞,除了打假给了他极大的名气之外,他还有另一个法宝,这就是“科学”这面招牌。这个方舟子,张开闭口不离“科学”二字,一副科学代言人的架势。现在人们明白了,方舟子实际上是把“科学”这面招牌改制成了棍子,拿它到处打人,这个是“伪科学”、那个是“不科学”,反正只要是他方舟子看不惯的、搞不懂的、弄不明白的,都得挨他手中“科学”棍子的毒打。可以说,拿科学当棍子,是对科学的最大亵渎、是对科学精神的最大背叛。有人说方舟子是科学主义者。这未免太抬举他了。科学主义者不过是迷信科学,而方舟子则是耍弄科学、利用科学来达到自己的个人目的。方舟子真的懂科学吗?可以简单的说一句:他不仅不懂科学,他还根本就不信科学。他捧科学,完全是因为科学能够为自己带来名、带来利。否则的话,一个这么****科学的人,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科学事业,离开实验室,去干一些鸡鸣狗盗的勾当、去心甘情愿地让世人整天祖宗三代地对他骂不绝口?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